新闻中心

联系我们

西交国际艺术中心

联系人:彭老师 

联系电话:19962899918

联系地址:西安交通大学苏州研究院c栋

艺术抬杠

艺术抬杠
艺术抬杠
艺术抬杠

每次和人谈艺术,必然会有人出来抬杠。一般都会提到杜尚的小便斗,还有曼佐尼的大便罐头。仿佛这两个人的这两件作品是某种威力超群的法器,只要祭出来就可以让人闭嘴,承认当代艺术就是个骗局:连这些东西都可以说是艺术品,你还好意思说这是艺术么?


见得多了,我就觉得越来越有意思。人们老说接受新鲜事物什么的,不过一般都指的是科技新产品,或者是某种新式的食品,但对于就在身边而且延续了许多年的艺术,却从来没有说尝试一下。的确是新事物啊,因为大多数人的美育在中学就已经结束了,大约知道了点素描、水粉、油画之类的区别,知道达芬奇、毕加索、徐悲鸿、齐白石也就差不多了。那的确存在大量的未知,的确充满了新鲜事物。为什么一说起来就只有小便斗和大便罐头呢?因为算是个套装,方便记忆么?


要我说的话,所有公司面试的时候,只要看到个人简历上写着“乐于接受和学习新鲜事物”,那就应该加一道当代艺术的题目,看看能不能回答得上来。就在自己身边,存在了那么多年,获取相关资讯完全都是免费且自由的,如果依然回答不上来,说明其实对新鲜事物并没有什么兴趣。应该用准确的中文修订个人简历,写成:喜欢凑热闹图新鲜爱围观。


当然,想要说清楚杜尚的小便斗和曼佐尼的大便罐头,其实也并不容易。因为对新鲜事物毫无兴趣的人脑子里是满的,很难再注入任何一点新东西进去。人家已经抱定了这是骗局的念头,对了,这今年大概又学会了“资本”这个词,都是资本背后操作,那其实怎么讲都听不进去,得意洋洋地不断扔出小便斗和大便罐头,觉得胜券在握,一眼就看穿了骗子们的心肝脾肺肾。


我就好奇一件事:他们怎么看小米的新Logo呢?雷军花重金请来了原研哉设计小米的logo,他们是不是又要说雷军是个冤大头,和原来的Logo相比,无非是切掉了M的一个角?是不是又要说换我三岁的儿子来也能切,切得难说比原研哉还好看?是不是又要说这是资本的阴谋,就是弄个事件炒作一下,好免费上个头条?还是说,小米伟大!请得起原研哉!虽然我不认识他是谁,他做过什么,但是一看就知道很厉害的样子?


都是一回事情,扔小便斗扔罐头的人,当然也可以免费切一刀,完胜原研哉。


所以,我现在也想明白了,不去讲什么艺术史,不去讲什么观念变化。不是喜欢就作品谈作品么?不是喜欢就一件作品就能下判断么?根据这种玩法,我有了个新手段:随便从鲁迅全集里抽出一句话,让对方用这句话判断这个作家是什么水平?有多高的文学成就?或者从全唐诗里,找一首名家的应酬之作,让对方凭借这首诗判断一下诗人是什么水平?文学史上的地位如何?


逻辑是一致的。一个人自信到不需要了解一位艺术家的生平,不需要了解他的创作思路,不需要了解他作品背后想要表达的思想,凭借单一作品,也就是对其创作长流中的某个片段,就可以立即下结论。那同样的,对作家诗人也应该拥有相同的判断力才对啊?这不就是鉴赏力的体现么?有吗?

转载请注明该文章链接: